您的位置:首页 > 神话的崩塌 岳飞如何走下神坛

神话的崩塌 岳飞如何走下神坛

2017-10-10 11:00:10 来源:来源于网络

  岳飞历来被看作是民族英雄。邓广铭先生曾经动情地说道:“岳飞称为一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和中华民族的英雄是当之无愧的。”但是五四之后,对于岳飞的评价则开始出现了分歧。

  后世看待岳飞也越来越辩证。特别是在镇压农民起义问题上,分歧很大。在当时,社会动荡不安,人民所受压迫越来越重。公元1130年,农民杨幺在洞庭湖地区发动起义。农民起义处理得稍有不慎,对整个王朝将会带来巨大危险。宋高宗焦头烂额,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岳飞身上。岳飞对杨幺的各路部将分化瓦解,先后策反了杨幺多名亲信部将,最终轻松击败了杨幺起义军。有人认为这是岳飞一生最大的污点,有人人则认为应该采取客观的态度来看待,毕竟岳飞也是为了维护政权统治。

 

 位于武汉黄鹤楼公园的岳飞雕像(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关于对岳飞负面评价的书面材料,最早的是南宋政府颁布的官方性质的《判决书》。岳飞死后,南宋政府极力歪曲岳飞形象,万俟卨专门提醒秦桧收取岳飞家藏御笔信札等物件,以便为日后信笔改写史书作准备。

  最有代表性的还是秦桧等一干人炮制出的《判决书》,内容如下:“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刑部大理寺状……看详:岳飞坐拥重兵,于两军未解之间,十五次被受御笔,并遣中使督兵,逗留不进;及于此时辄对张宪、董先指斥乘舆,情理切害;又说与张宪、董先,要蹉踏张俊、韩世忠兵马;及移书张宪,令‘措置别作擘画’,致张宪意待谋反,据守襄阳等处 作过。委是情理深重。”

  此外还有被秦桧义子秦熺窜改过的《高宗日历》,蓄意隐瞒、更改历史事实,致使“与夫(岳飞)立功之实……而国史秘内,无所考质”。

  上述都有蓄意歪曲事实的嫌疑,所以属于特殊情况,没有普遍意义。

  但在当时的政治氛围下,南宋文人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对岳飞评价也不是很高。一般读书人如朱熹和洪迈也对岳飞抱有成见。

  朱熹和他的弟子沈僴有一番对话:“僴因问曰:‘当初高宗若必不肯和,乘国势稍振,必成功。’曰:‘也未知如何,盖将骄惰不堪用。’僴问:‘如张韩刘岳之徒,富贵已极,如何责他死了,宜其不可用。若论数将之才,则岳飞为胜。然飞亦横,只是他犹向前厮杀。’先生曰:‘便是如此。有才者又有些毛病,然亦上面人不能驾驭他,若撞着周世宗、赵太祖,那里怕……他驾驭起皆是名将。缘上之举措无以服其心,所谓得罪于巨室者也。’”

  所以朱熹认为岳飞只是一位出类拔萃的武夫,并不是整个社会精英,尤其是文人士大夫中的顶尖分子。

  洪迈的《夷坚志》和曾敏行的《独醒杂志》都记述岳飞前世为“猪精”。这明显存有诋毁岳飞的用意。

  元代官修《宋史·岳飞传》里记载的岳飞“少豪饮”,岳飞年轻时曾经因为喝酒闹事而丢掉了在相州的弓手差事,而且宋高宗特意亲自劝诫岳飞戒酒。

  明代陈耀文撰《学林就正》、清代刘风起撰《石溪史话》皆对岳飞有所批评。像明陈邦瞻所指出岳飞的处境:“智名勇略盖一世,挟震主之威,而居不赏之功,斯已危矣,犹欲与人父子间事乎……而飞乃触其深忌,安知谗人不以此为中伤地也……然则飞之不免,盖可见矣。”岳飞作为身负大任的一时之选,未能伸展大志,而且自身不保,除了环境险恶以外,他自身未能平衡局势、利用外部条件,自身修养不够。

  明清之际的王夫之指出:“其定交也盛矣,而徒不能定天子之交;其立身卓矣,而不知其身之危矣。”

  王夫之分析了岳飞周遭的环境和他的同僚:“张浚之褊而无定,情已见乎辞矣。张俊、刘光世之以故帅先达不能相下,其隙已成矣。秦桧之险,不可以言语争、名义折,其势已坚矣……故君子深惜岳侯,失安身定交之道,而尤致恨于誉岳侯者,适以杀岳侯也。”

  岳飞当时身负大任,理应考虑周全,见机行事,但他一味张扬,只能说是不智了。

  可见,历史上对岳飞的负面评价归大致有三类:第一类是歪曲事实,有意诋毁。以《判决书》为代表。这一类纯是出于政治需要和个人好恶不具有参考意义。

  第二类是对岳飞不了解而产生的附会,应该说这只是出于民间对岳飞遭遇的一种猜想,因此这更可能是一种无意识的编排。当然,在岳飞逐步被平反并被树立成国家英雄以后,这种民间传说也就具有更多的正面因素和神话色彩,如《说岳全传》中把岳飞的前世转换成印度的金翅大鹏鸟,这代表了民间对岳飞的崇拜感情,与南宋时的民间态度又有不同。

  第三类就是分析岳飞性格、修养,认为他有所不足。但总体上还是支持岳飞的。特别是岳飞在抗金问题上。

  或许对于岳飞的评价是一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岳飞身上寄托的是很多报国无门的悲情英雄的一腔寄托,这远远超出了岳飞本人所能表现得真正价值。

  

123...3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