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秦始皇生父不可能是吕不韦?

秦始皇生父不可能是吕不韦?

2017-10-08 10:59:8 来源:趣历史

  纵然拥有“千古一帝”的美称,纵然被世人挂上“焚书坑儒”的骂名,然而对秦王嬴政的了解也只不过是教科书上浅浅的几页。

  秦始皇究竟是何等人物,从他的出生一直到死亡,这短短49年的生涯却为后世留下了千年之谜,古来多少人为一探他的神秘而殚精毕力,但是苦于秦汉现存史料的有限性,最终只能不了了之,或者只能做出渺渺的假想。

  李开元先生也是其中一员,他一反常规,提出采取侦探破案的手法来解历史之谜,并为此著书立说,《秦迷》正是抓住那寥寥无几的“证据”,依据时代背景和其他考古依据推断出如影子般存在的始皇帝身世之谜,其中有关于秦始皇到底是不是“私生子”这一问题,这本书给出了精彩绝伦的严谨推断,犹如侦探在现场抽丝剥茧的分析案情。

  始皇帝有可能是私生子这一悬案来源于司马迁的《史记》,其中有两段话自相矛盾:

  《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帝者,秦庄襄王子也。庄襄王为秦质子于赵,见吕不韦姬,悦而取之,生始皇。以秦昭王四十八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年十三岁,庄襄王死,政代立为秦王。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秦始皇的父亲姓赢名异,被称作子异,就是公子异的意思。赢异是秦国的第三十三代国王,庄襄王是他死后的谥号,司马迁用的是追述的笔法,所以这样称呼他。庄襄王在赵国做人质的时候,在吕不韦家见到赵姬,一见钟情,娶以为妻子,生下了嬴政。这话说的简单明了,秦王嬴政就是子异的亲生儿子,并没有任何质疑。然而在另一段本纪里,司马迁又换了一种说法:

  网络配图

  《史记?吕不韦列传》:吕不韦取郸诸姬绝好善舞者与居,知有身。子楚从不韦饮,见而说之,因起为寿,请之。吕不韦怒,念业已破家为子楚,欲以钓奇,乃遂献其姬。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时,生子政。子楚遂立姬为夫人。

  这段纪事说,吕不韦与绝色善舞的邯郸美人赵姬同居,知道赵姬怀了孕。在这期间,子异到吕不韦家做客宴饮,对赵姬一见钟情,起身敬酒,请求吕不韦将赵姬送给自己。吕不韦一听相当生气啊,但是一想到自己为了子异的政治前途投入了全部财产,为了能够获取投资的成功,他不得不顺水推舟,将赵姬送给了子异。于是呢,这个赵姬隐瞒自己怀孕的事实,一年之后呢,生下了秦始皇。子异便立赵姬为夫人。

  同一《史记》在不同的篇章里,对于同一事件有不同的记载,这就是秦始皇出生之谜的由来,究竟哪一个才是历史的真相?这就需要我们对当时的背景和有限的史料进行深度解读,破解这一历史迷案。

  这个案件包括两名主要嫌疑人,一个是吕不韦,另一个则是子异,当然还有直接参与者秦始皇的母亲,赵姬。

  首先我们可以从第一嫌疑人,吕不韦出发,吕不韦的名头在历史上也算是响当当的,现在提起来也是无人不晓。这吕不韦原本就是一个商人,在韩国的时候获得极大的成功,一跃成为天下数一数二的豪商,放在现在,那可是能登上福布斯财富榜的前三位。

  不过,此时的吕不韦也就三十岁左右,事业可谓是蒸蒸日上,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就在吕不韦为了生意游走各国,来到邯郸之时,偶然结识了子异。子异的身世处境瞬间引发吕不韦的兴趣,甚至感慨子异是“奇货可居”,老谋深算的吕不韦将子异看作投资对象,并通过华阳夫人的帮助,倾家荡产一举把位居中位本无继承希望的子异推举到秦王的位置。

  这步棋看起来招招凶险,然而对于能言善辩、心怀大计的吕不韦来说,这是最值得投资的“奇货”。

  且不论吕不韦是一个精明阴险的商人,就从他为了将子异推到王位投入自己所有的家产来说,他要是明知赵姬已经怀孕,而且还不知是男是女的情况下,他到底敢不敢走这一招险棋?答案当然不是电视剧里所演绎的那样,能够化风险为玉帛,他既不敢也不愿意走这步险棋。

  这其中不但包括吕不韦的睿智和见缝扎针的谨慎,还要联想起当时皇室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有着一套严格的鉴定和取证制度。

  众所周知,两千年前的秦国,经过商鞅变法以后,早早建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法治国家。秦国当时已经有了比较完整的继承法,子女法律身份的认定,取决于生父生母的确认,这包括三个方面:第一,生父生母社会身份的确认。第二,生父生母国籍的确认。第三,生父生母血缘的确认。

  从这三个方面其实可以直观的看出秦国对继承制度是非常严苛的,吕不韦作为一个国际商人,他对秦国的法律和制度必然是烂熟于心,精明如吕不韦,绝不敢以身试法,有稍微的冒犯恐怕不仅仅是人头落地,这可是要牵扯到整个家族的兴亡。

  网络配图

  当然作为秦国公子的子异并不傻,而且从小开始接受秦国法律的熏陶,他对与自己有切身利害关系的王位继承法更是清楚明白,绝不会关键时刻犯这种低等的错误。

  所以,从主观和客观分析,吕不韦既没有作案的动机,更没有作案的条件,他是清白的。

123...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