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雇佣军将领与意大利战争

雇佣军将领与意大利战争

2017-8-12 10:31:12 来源:冷热军情史

  成功的佣兵将领为多个城邦效力后,不仅财富积累极为可观,其社会地位也一跃而至上流贵族阶层,这其中的佼佼者非英国人霍克伍德和米兰的斯福扎莫属。

  ◢ 霍克伍德

  霍克伍德的诸多雇主赠予他的城堡、土地和房产分布于博洛尼亚、那不勒斯、卡普亚、克雷莫纳、佛罗伦萨、佩鲁甲等地。他被教皇正式授予领主权,还与维斯康蒂家族的一个私生女结婚。与出身贵族或骑士的将领不同,他从一个英国制革工人的后代一步步走向意大利贵族阶层。

  霍克伍德在生命最后几年达到了职业生涯的顶点——担任佛罗伦萨军队的总指挥官。1394年霍克伍德死后风光厚葬,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墓地上竖立着为他定制的壁画。另一位有此殊荣的是托伦蒂诺——1430年代以后佛罗伦萨的军队统帅。

  ◢ 皮奇尼诺

  同人不同命,很多佣兵将领下场悲惨。1431年,威尼斯政府诱捕卡马尼奥拉(就是俘虏米兰一万人的那位统帅),并以叛国罪处死,原因是怀疑他企图成为威尼斯公爵。十五世纪中期着名的将领皮奇尼诺,谋求成为锡耶纳共和国的君主,遭到很多城邦反对。1465年在那不勒斯的乌奥沃城堡,他竟被自己的雇佣兵谋杀。

  米兰统治家族的很多成员有佣兵指挥官的经历,威尼斯的政治领袖也多有海战经验。这对政治上的死敌竭力争取优秀将领为己服务。在与将领们签订的合约中,往往附带一系列优惠条款:比如采邑、地产的赠与,现金奖励,为儿子和亲属提供政府职位,为伤残或退休者提供退休金,他们来到威尼斯或米兰时会受享有盛大奢华的欢迎仪式。

  佣兵天下︱雇佣军将领与意大利战争米兰的圣玛利亚感恩修道院和教堂,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就保存在这里

  最后一条分明是模仿古罗马,凯旋归来的将军会受到元老院和民众的热烈欢迎。文艺复兴本来就是推崇古典、有强烈的复古倾向。米兰的斯福扎被看成是迦太基的汉尼拔,皮奇尼诺则是汉尼拔的死敌——罗马共和国的拯救者西庇阿,两位佣兵将领的结局却正好与这种比较相反。

  ◢ 米兰的斯福扎家族

  成功爬到最高位置的雇佣军将领当属弗朗西斯科.斯福扎。斯福扎的父亲出身乡村,也是一位着名的佣兵指挥官。斯福扎不但有过人的军事才能,更厉害的是他的政治手腕和外交技巧。斯福扎广泛但谨慎地地建立人脉网络,与威尼斯、教皇国和那不勒斯保持良好关系,在错综复杂、云谲波诡的意大利政坛如鱼得水。

  1447年维斯康蒂家族的最后一个统治者菲利波死后无男性继承人,米兰成立共和国,陷入动乱。斯福扎早已娶了菲利波的女儿,趁乱占领了帕维亚和洛迪。1450年,在其党羽的支持下,米兰议会任命斯福扎为米兰公爵。佛罗伦萨最先认可斯福扎的公爵地位,意大利其他国家也陆续承认,不过斯福扎始终没有获得米兰名义上的宗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承认。

  斯福扎的次子、1480年以后米兰的摄政者卢多维科.斯福扎极力资助艺术家和科学家,米兰宫廷内精英云集群贤毕至,与佛罗伦萨庇护的文艺复兴天才相比也不遑多让,其中最着名就是达.芬奇。为创作纪念老斯福扎的青铜像,这位大师陆续工作了十二年才建成模型。很多研究者认为,达芬奇的“蒙娜丽萨”就是卢多维科的女儿。

  ◢ 意大利战争中的雇佣军

  1494年,法王查理八世借口对那不勒斯王位拥有继承权,悍然入侵意大利,“平静”已久的亚平宁半岛狼烟四起。实际起因是当时的米兰公爵乔万.斯福扎对长期摄政专权的叔父卢多维科不满,遂向岳父、那不勒斯的阿方索二世求助。卢多维科则请求法国出兵压制那不勒斯及其后盾西班牙的阿拉贡王室。

  意大利诸侯向来有借助国外势力干预内部冲突的传统,但卢多维科引狼入室导致了灾难性后果:法国占领佛罗伦萨、米兰和那不勒斯,打破了欧洲强国在意大利的势力均衡。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英国、奥斯曼帝国、瑞士等国先后卷入,威尼斯、米兰、佛罗伦萨、教皇国、费拉拉诸邦分别反复与不同的强国结盟。

  意大利战争持续了六十多年(1494-1559年),意大利本土饱受摧残,文艺复兴终结,城邦国家体系覆灭。大部分地区包括米兰在西班牙控制之下,萨伏伊等地沦为法国的附庸,意大利统一梦想遥遥无期。战后长期独立并在国际舞台发挥重要作用的只有威尼斯共和国了。

  马基雅维利与同时代的佛罗伦萨史学家圭恰迪尼都认为法国和西班牙的军人远比意大利雇佣军优秀,但意大利战争的扩大化和长期化不是军人素质与作战能力的问题。欧洲主要国家都参与的这场战争,有着复杂深刻的历史、政治和外交上的背景和根源,而且意大利的分裂和城邦的利益冲突也被列强充分利用。没有一个意大利城邦能像法国和西班牙那样不惜血本地投入到战争,到了战争后二十年,法国和西班牙多次因为财力透支停战。1557年两国先后财政破产。

  在战争中,意大利藉雇佣兵将领为不同的军事联盟效力,不论雇主是西欧列强、还是意大利诸国,与母邦为敌也在所不惜,这正体现了他们作为签约人(意大利语的雇佣军“condottieri”的本意是签约人)的本色。

  米兰藉指挥官特里武齐奥率领法军在福尔诺沃战役中击败了米兰和威尼斯的联军。拉齐奥的指挥官科隆纳则先后效力于那不勒斯、西班牙和教皇国。为法军在拉维纳之战击败西班牙的是费拉拉的炮兵部队。帕维亚战役中,查理五世的帝国军队大胜法军,发挥决定性作用的火枪兵有很多意大利人。

  达.芬奇是文艺复兴时期全才的代表,想象力远超时代。他的笔记里能看到机关枪、原始坦克和蒸汽动力大炮的草图。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都曾参与设计意大利的城防堡垒。1510年代后期,意大利人发明了梭堡城防体系,可以有效降低火炮轰击产生的破坏,法国炮兵部队的威力大不如前。到了八十年战争(1568-1648年)期间,尼德兰人设计出了一种更复杂的棱堡。这种棱堡遍布于荷兰省,令西班牙的进攻步履维艰。棱堡的出现后,欧洲战争的主要形式从一决胜负的野战转变为艰苦的攻城战。

  1557年最后一位重要的佣兵将领洛多维科·费拉里去世后,意大利的condottieri退出历史舞台。此后雇佣军在欧洲仍不可替代,在三十年战争里他们更造成了惊天浩劫。1688年后他们被称为职业军,但敲诈、劫掠和毁城还时有发生。进入十九世纪,欧洲各国相继通过反雇佣军法,公民军时代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