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康熙在吴三桂请求撤藩的奏折上批了什么话

康熙在吴三桂请求撤藩的奏折上批了什么话

2017-9-07 13:20:7 来源:晴川论史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连她的一切都不愿意了解,对她更是连慈悲都不愿施舍,一句莫须有的罪名,便这样将她打入名至实归的冷宫。

  说她铺张浪费,可是他是否体会过她这样的排场只不过是为了唤起他的注意;说她妒忌泼辣,可是他是否明白这当中蕴含的深情厚意?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一颗等爱的心。

  因为他的不爱,因而在他眼中都成了缺点,不过是一场笑话。

  因而顺治帝一意孤行,即日奏明皇太后,将皇后降为静妃,改居侧宫,下礼部。

  自古以来,废后都是大臣与皇帝的拉锯战,博尔济吉特氏的被废也不例外。面对顺治帝的废后旨意,礼部尚书胡世安、侍郎吕崇烈、高珩疏请慎重详审,礼部员外郎孔允樾及御史宗敦一、潘朝选、陈棐、张璟、杜果、聂玠、张嘉、李敬、刘秉政、陈自德、祖永杰、高尔位、白尚登、祖建明各具疏力争。

 

 

  当中允樾言尤为恳切,道:“皇后正位三年,未闻失德,特以‘无能’二字定废嫡之案,何以服皇后之心?何以服天下后世之心?君后犹父母,父欲出母,即心知母过,犹涕泣以谏;况不知母过何事,安忍缄口而不为母请命?”

  下有进谏,上有对策,顺治命诸王、贝勒、大臣集议。诸臣后退一步,商议仍以皇后位中宫,而别立东西两宫。

  然而顺治却拒绝这样的和谐结局,下令再议,并责备允樾覆奏,最终只能是遵从皇帝的旨意,降皇后为静妃。

  博尔济吉特氏从皇后降为静妃,改居侧宫,但顺治帝也没有讲她贬为庶人或庶妃,甚至是还为她保留了一个称号,让她依旧可以居于其他妃子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