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死得最荒唐的皇帝:晋文公竟如厕致死

死得最荒唐的皇帝:晋文公竟如厕致死

2017-9-08 13:34:8 来源:趣历史

秦晋之好:晋文公为何不得不娶侄媳妇为妻

  当初晋献公派寺人披攻打公子重耳驻守的蒲城时,重耳不肯迎战,逃往翟国。随从重耳一起逃亡的家臣有:狐偃、赵衰、颠颉、先轸、魏武子、司空季予、狐毛、贾伦、介子推等数十人,都是晋国的贤俊人才。

  翟国伐廧咎如族,获其二女:叔隗、季隗。以叔隗为公子重耳妻,生有二子;以季隗为赵衰妻,亦生有一子。到晋惠公七年,晋惠公再次派寺人披率壮士欲入翟国杀重耳。重耳知道消息后,和赵衰等人商量说:“我逃到翟国,并不是因为可以靠翟国的力量回国执政,翟是小国,没有力量办成这样大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翟国靠晋国很近,所以暂且在此歇歇脚。要有所作为,还是应该去到一个大国。当今齐桓公有善名,志在称霸,收恤诸侯,如今听说他的贤臣管仲,隰朋已死,他肯定希望能有贤才辅佐他,不如去齐国看看。”大家都赞成。于是重耳一行人离翟去齐。临行时,重耳对其妻叔隗说:“等我二十五年,我如不来,你再嫁人。”叔隗说:“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再等二十五年,也快要就木了。我就等你到死吧!”所谓“就木”,是死后进棺材之意,后人所说的“行将就木”,出处就在这里。

  公子重耳在翟国整整住了十二年,这才离开。

  经过卫国时,卫文公不肯礼待重耳。重耳一行走过卫地五鹿,饿了,向当地农民求食,农民用盘子盛了土块耍弄他们。重耳大怒,要鞭打戏弄他们的农民。赵衰说:“土块是土地的象征,这是好兆头,君应当拜受。”于是重耳稽首而拜受盛土块的盘子。

  到了齐国,齐桓公妻之以同宗之女姜氏,送给重耳一行以马二十乘,待遇不错;重耳安于齐国的生活。两年以后,齐桓公死,齐桓公所宠幸的小人竖刀等人内乱,诸侯之兵几次打齐国。重耳无所作为,就这样拖拖拉拉地在齐国混了五年。

  重耳手下的重要士人赵衰、狐偃等人,认为重耳继续在齐国混下去,不可能有前途,于是在桑树下面,商量离开齐国到别的国家找支持力量的事。姜氏的侍女正在树上采桑,碰巧听到了这些谈话,便告诉了姜氏。姜氏怕泄漏了重耳要离开齐国的消息,引起麻烦,便杀了这个侍女,然后劝重耳快些走,说:“你有四方之志,快些动身吧!”后来的成语“男儿志在四方”,就是从这句话生化开来的。重耳说:“人生不过是求安乐而已,何必管其他?我宁可死在齐国,也不想再到处奔波了。”姜氏说:“你是大国的公子,困穷而来齐国。随从你的士人们都以回本国执掌政权为自己的目标。你倘若不能早些复国,使随臣的辛劳得到报答,而只贪图个人安逸,妾窃为你羞之。而且复国之事,需努力去做,倘不肯努力,何时得成?”重耳仍是不愿走。姜氏于是和赵衰、狐偃等人商量,将重耳灌醉了,载上车,由赵衰等人把他带着离开齐国。

  重耳酒醉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路上,大怒,举戈要杀狐偃。狐偃说:“若杀臣后,公子能归国为君,正是偃的愿望!”重耳说:“事若不成,我要食舅氏之肉。”前面说过,重耳的母亲出于狐姓,所以重耳称狐偃为“舅氏”。狐偃说:“事若不成,偃不过是一介士人,其肉腥臊,何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