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死得最荒唐的皇帝:晋文公竟如厕致死

死得最荒唐的皇帝:晋文公竟如厕致死

2017-9-08 13:34:8 来源:趣历史

  (取材自《史记·晋世家》、《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国语·晋语四》)

  晋公子重耳到秦国后,秦穆公非常高兴,将自己的同宗的女儿五个人嫁给重耳,其中却包括了秦穆公自己的女儿、原来太子圉的妻子怀赢。前面在注解中说到过,怀赢是后世史家为她遣起的名字,这个名字见于《左传》和《国语》,《史记》没有提名字,只称她为“故子圉妻”。

  这对重耳来说,是件十分为难的事。

  晋惠公夷吾是他的弟弟,晋太子圉是他的侄儿,所以怀赢是他的侄媳妇,这是一个确定不移的事实;还有,秦穆公夫人是他姐姐,因而,怀赢在辈份上比他晚一辈;总之,怎么算下来,辈份都不对。另外,怀赢既是原晋太子圉丢在秦国不要的老婆,娶怀赢,在名声上也终究不大好听。

  那么,秦穆公何以要这样做呢?史书上无有关记载。我们今人推想起来,其一是,晋怀公把他的女儿怀赢摔在秦国,逃回晋国当国君后,又没有派人来接,对他这样一个大国、强国之君来说,实在是太失面子了;只有公子重耳接受怀赢并在秦国帮助下回晋国执政,才能从根本上挽回他的面子。其二是,秦国本来是从边陲之地兴起的强国,在礼法上原不如中原各国那样讲究;而对习于周礼的周天子的同宗、晋国有教养的公子重耳来说,反过来要适应比较落后地区的意识形态,这自是一件难事。

  合婚之日,怀嬴奉上一只特制的盒子,承在下面,自上往下浇水给重耳洗手。这是一种礼节。重耳起初接受了怀赢浇水之礼,继而大概心中实在不舒服,突然不高兴了,便挥手叫怀赢走开。怀赢发怒说:“秦、晋是互相匹敌的大国,你为什么要看不起我?”重耳害怕了,脱去所穿的礼服,自囚以听秦穆公之命。

  秦穆公见公子重耳说:“寡人所生之嫡女,这个女儿最有才能。子圉为质于我国时,嫁与子圉。本想将她正式以礼嫁与公子,而怕公子因此遭受恶名,所以不敢以礼正式出嫁,而让她随宗女一起归公子;只是因为寡人特别喜欢这个女儿,所以才想出这个办法来,没有其他缘故。这是寡人自己失礼,使公子有辱,是寡人之罪也。公子对此无论如何处理,寡人唯命是听。”这段话见之于《国语·晋语四》,它说明,怀赢既是嫡女,就必然是秦穆公夫人、即重耳的同父异母姐姐所生之女,那就是重耳的外甥女了。所以怀赢还不仅是重耳的侄媳妇,还是他的外甥女。但是,秦穆公的话也讲得很坦率、诚恳。这就进一步在重耳面前把这一难题的难度上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