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明代宦官如何专权,东厂又是如何设立的

明代宦官如何专权,东厂又是如何设立的

2018-6-10 14:58:10 来源:搜狐

  天启四年十月初一,皇帝行祭天大礼时魏广微迟到,被魏大中、李应升弹劾。魏忠贤非常生气,说动皇帝把东林党首领高攀龙、赵南星、魏大中、杨涟、左光斗、袁化中等革职。此后,内阁院部几乎全部被魏忠贤亲信控制,魏忠贤磨刀霍霍,终于可以大开杀戒了。

  为了斩草除根,魏忠贤启动了所谓的“熊廷弼案”。

  原来,天启二年时,明军与后金作战,丧军六万人,经略熊廷弼被下狱,判斩首。熊廷弼想托汪文言用四万银子贿赂掌权的东林党人以求缓刑,但没实行。此时,阉党就用酷刑逼汪文言诬供,说杨涟受贿,汪文言活活被打死,临死大叫:“哪有受贿的杨大洪(杨涟)啊!”

  但是,阉党捏造口供,逮捕了大批的东林党人,如杨涟、周朝瑞、左光斗、魏大中、顾大章、袁化中等,关在锦衣卫的监狱里,锦衣卫镇抚司头目许显纯假借皇帝名义,“五日一追比”。所谓“追比”,即用大刑逼他们退赃。实际上六十天就“追比”了二十四次。第一次“追比”后,“诸人裳上浓血如染,狱卒挟持才能移步”;第二次则“股肉俱腐”;第五次,“杨公大号无回声,左公声呦呦如小儿啼”;第六次,“杨、左伏地若死人”。先后有六人因酷刑毙命,史称“东林六君子”。

  接着,魏忠贤开列黑名单,用皇帝的名义发布了《东林党人榜》,上榜的有三百多人,按名搜捕还健在的东林党人。

  天启六年(1626)二月,魏忠贤假借圣旨,逮捕了东林党又一批主要人物:周起元、周宗建、缪昌期、周顺昌、黄尊素、李应升、高攀龙七人。除高攀龙以“大臣受辱则辱国”,拒赴诏狱,当晚投池水自尽外,其他六人在狱中受尽折磨而死,史称“东林七君子”。

  从个人崇拜到碎尸万段东林党被镇压后,魏忠贤的权势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一批无赖投机之人,如傅木魁、阮大铖等纷纷投其门下,争当他的干儿义孙。

  大学士、礼部尚书魏广微,因为同姓魏,托阮大铖说情,求做魏忠贤的侄儿。内阁首席大学士、身份相当于宰相的顾秉谦,竟然在一次家宴中对魏忠贤说:“本欲拜依膝下,恐不喜此白须儿,故令稚子认孙。”竟无耻到如此程度!

  在魏忠贤的干儿义孙中,较出名的还有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四十孙等。读者千万不要以为他们只是一帮流氓打手。不!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三榜进士,朝中中级以上官僚。如,主管谋议的“五虎”,是以崔呈秀为首的文职重臣,崔是兵部尚书、少傅兼太子太傅,仍兼左都御史。主管杀戮的“五彪”,是以田尔耕为首的武职重臣,他是少师兼太子太师,掌锦衣卫。至于吏部尚书周应秋、太仆少卿曹钦程则只能入“十狗”之列,其声势之浩大可想而知!他们为虎作伥,无恶不作,是魏忠贤迫害反对者的急先锋。

  祠,即祠堂,原本是祭祀死去的祖先或先贤的处所。为活着的人建造的祠堂,称为“生祠”。

  天启六年六月,浙江巡抚潘汝桢上疏:“请建魏忠贤生祠,用致祝福。”熹宗立即准奏,还亲赐匾额曰“普德”。生祠很快在西子湖畔建起来了,其规模超过了岳庙和关庙。此例一开,善于钻营者则趋之若鹜,唯恐落后。在极短的时间内,魏忠贤生祠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冒出,各地都抚大吏、一般商人乃至流氓无赖都起而效尤,他们对着魏忠贤的泥胎五拜三稽首,山呼“九千岁”,大江南北,一片乌烟瘴气。

  明朝规定,秉笔太监不得在城外住或远出。但魏忠贤却常常出游,且每次出游千骑,随从上万,射响箭,有礼乐,百姓焚香,大员侧跪,他所穿衣服上龙的纹样比藩王仅差一爪,颜色比皇袍只逊一色。魏忠贤的生日是正月三十,从正月十五开始,祝寿送礼的每日挤满乾清宫台阶。三十日那天,群臣拥来祝寿,高呼“九千岁”之声,响彻云霄。其权势之重,堪称登峰造极。

  天启七年(1627)五月,熹宗在西苑湖中荡舟,不慎落水,既感寒凉,又受惊吓,染病后医治无效,于八月死去,年仅二十三岁。熹宗没有儿子,临终前召他的弟弟信王朱由检继位。他叮嘱乃弟说:“魏忠贤忠贞,可计大事。”说罢,才撒手归西。

  朱由检继位后,改年号为崇祯。

  崇祯帝早就不满于魏忠贤、客氏专权,因而上台后便要伺机除掉这两个奸邪。九月,他采取了第一个措施,把客氏赶出皇宫。一些正直大臣看到转机,开始弹劾魏忠贤。嘉兴贡生钱嘉征的疏文,列举了魏忠贤十大罪状,曰:并帝;蔑后;弄兵;无二祖列宗;克削藩封;无圣;滥爵;掩边攻;伤民财;亵名器。

  十一月初一日,崇祯见时机成熟,便把魏忠贤召上殿来,命内侍从头到尾慢慢地把疏文念给他听。魏忠贤听罢惶恐不安,立即称病提出辞职。崇祯帝也顺势下坡,先不重处,只把他贬往凤阳祖陵司香。但是,魏忠贤不识时务,出京时竟还带着一千名卫兵,四十余辆大车,招摇过市,这无疑更加触动了崇祯帝敏感的神经。他追了一道圣谕,命锦衣卫把魏忠贤缉拿回京。

  十一月初六日,魏忠贤一行走到阜城,崇祯帝要将他缉拿回京的消息传来,亲兵作鸟兽散。魏忠贤独坐在南关的一个旅舍里,听户外有人唱道:“随行的是寒月影,呛喝的是马声嘶。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他自缢身亡。“诏磔其尸,悬首河间”。初七日,笞杀客氏于浣衣局。魏、客两家及阉党人众,也都被依法处置。

  魏忠贤擅权乱政七年,使本来已趋于没落的王朝更加危急,十八年后,在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打击下,大明王朝彻底灭亡。

 

12... 12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