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曾国藩的心酸往事:当京官时穷得借钱过年

曾国藩的心酸往事:当京官时穷得借钱过年

2019-2-08 10:35:8 来源:搜狐历史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的春节,30岁的曾国藩一个人在京城,孤苦伶仃。他在给父母的家书中不无心酸地写道:

“男今年过年,除用去会馆房租六十千外,又借银五十两。前日冀望外间或有炭资之赠,今冬乃绝无此项。闻今年家中可尽完旧债,是男在外有负累,而家无负累,此最可喜之事。”

这里的“男”,当然指的是曾国藩本人。当年冬天,曾国藩原本指望外地官员送点“炭敬”之类,聊以过年。可是盼来盼去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曾国藩不得不借了50两银子过年。

曾国藩于1838年参加会试,金榜题名,考中进士,得以进入翰林院,成为庶吉士,从此步入仕途。到1841年,曾国藩已经当了3年京官。3年京官当下来,曾国藩为什么不但没有存下什么积蓄,反而穷得要向人借钱过年?

这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曾国藩作为一名级别不高的京官,俸禄的确很低。

1841年时,曾国藩任职翰林院检讨。翰林院检讨的级别为从七品,比“七品芝麻官”还低。按照这个级别,曾国藩的俸禄标准为年俸45两银子、禄米45斛。这是什么概念呢?当时,山西巨富乔家大院请的佣人和长工,每年能拿到50两——100两银子工钱。这就是说,曾国藩一个堂堂京官,拿的是佣人和长工的薪水。

大家不要笑“七品芝麻官”。正七品知县的日子比京官滋润多了,他们每年除了俸禄外,还能领到1200两银子养廉银。曾国藩是没有一分钱的养廉银,唯一的指望,便是地方官员来到京城时,会在给京官送上一份“炭敬”“别敬”“冰敬”等各种“敬”时,偶尔会想到他。